健康常识
结核病防治史的转折点
发布日期:2021-01-07 作者:


19世纪,这个被人们称为“白色瘟疫”的结核病在欧洲和北美大肆流行,散布到社会的各个阶层,成为人类当时主要的死亡原因。如在50年代的英国,1/4的人死于结核。许多当时杰出的人物如雪莱、席勒、勃朗宁、梭罗和勃朗特姐妹等都罹患有结核病。由于当时对结核病的认知不足,从而使该病的治疗成为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

多年来,一些科学家的忘我工作,得以撬动这个障碍,成为结核病防治史的一个又一个经典的转折点。

一、科赫发现肺结核病原菌--结核分支杆菌

1882年,德国医学家罗伯特·科赫(Robert Koch)在柏林生理学会上宣布结核分支杆菌是结核病的病原菌。源于他用血清固体培养基成功地分离出结核分支杆菌,并且接种到豚鼠体内引起了肺结核。从此,人们知道是导致人类患结核病的原因。1905年,科赫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,主要是为了表彰他在肺结核研究方面的贡献。

二、迈特和介兰发明结核病疫苗--卡介苗

1907年,法国医生卡尔梅特(Calmette)和兽医介朗(Guérin)将结核杆菌在含有牛胆汁的马铃薯培养基上进行培养,每隔三个星期将新长出的菌株移到新的培养基上,经过了230多代的培养,历经13年的时间获得了一株毒性很低的结核杆菌。1921年,他们用这株结核杆菌作为疫苗接种在人身上,没有引起结核病,但能起到保护人们不得结核病的效果。为了纪念这两位科学家,人们将这株低毒性的结核杆菌命名为卡介苗。1974年卡介苗被世界卫生组织纳入扩大免疫规划中婴儿接种程序,每年有约一亿儿童接种卡介苗。

三、瓦克斯曼发明抗结核药品--链霉素

1943年,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、罗格斯大学教授赛尔曼·A·瓦克斯曼从链霉菌中析离得到链霉素,这是继青霉素后第二个生产并用于临床的抗生素,链霉素的抗结核杆菌的特效作用,开创了结核病治疗的新纪元。瓦克斯曼也因此获得1952年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。

正是这些科学家的不懈努力,创造的一个又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,使得结核杆菌肆虐人类生命几千年的历史有了遏制的希望。